苍崎先生

因而活着【织太/太敦太无差?】

是刀,刀。同是自戏,太宰视角。



“我想知道生的意义。”
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以为我找到了,那在这黑暗腐朽的世界里,只是一丝微弱的光。
可那终究只是昙花一现,如同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有谁会选择在自己生日这天自杀啊?
眼前的少年这样说着,下句话大概是:能做出这种事的也只有太宰先生了吧。语气里都是无奈。
我俩位于桥上,桥下是行船与河。
我背靠着栏杆,是一种很放松的姿态,仿佛下一刻就能飘到天上一样。我把头仰的很高,直直的看着天空,那朵云方方正正,很像我以前用来自杀用,结果味道不错的硬豆腐。

“阿敦知道我为什么自杀吗?”
少年摇摇头。
“那知道我为什么敢跳下去吗?”
少年皱眉看向这边。
我脱下外套,放到他手中。然后跃上栏杆,听它发出的一声悲鸣。今天的风很大,吹的眼睛睁不开,但我还是努力睁大,想看看自己死去之时是何等愉悦的表情。
“噗,怎么可能看得见呢。”
我保持着和午时阳光同样灿烂的笑,直直的倒下去。
是啊,怎么可能看得见呢,我活着的理由。名为织田作之助的微弱的希望。

然后我躺在岸边,带着一身的水,还有那个同样湿漉漉的少年。
太宰先生是在追逐着什么吧,或许是想找到某些事情的意义才会做这样的事吧?就像我拼命的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一样
少年把外套披在我身上,这番话说的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。
“另一个问题的答案呢?”
难道是想要被拯救吗.....可这对求死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啊。
少年一脸疑惑的说着正确的话。

“陪我去个地方吧,敦。”
我把表情藏的很深。

我带他来到了海边的一座山,那里的墓园,一座不知名的墓碑前。我单膝跪地,拂去碑上的尘埃,上面放着一根熄灭的香烟。我把它捡起来,取出风衣口袋中的火柴盒,还有一张照片,上面的三人笑的很开心。
“看吧,敦,我的枷锁。”
这是什么意思呢,太宰先生?
我把烟点燃,吐出袅袅烟雾。


这就是——
唯一能把我留在世上的臂膀



#赶在19号的最后x写完之后想把自己戳死,再不写甜文我就吃一整罐辣椒酱#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