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崎先生

无题

我思来想去,笔拿起来又放下,大概持续了一个星期。我看着日历,日子一天比一天近,时间一天比一天走得快,我想要写点东西,在你生日这天送给你,但惭愧的很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写不出来。
曾经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想,今天织田作会去哪里,会在哪里遇到织田作。每天都能得到不同的答案,这种乐趣促使着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,对于我来说或许是很难做到的。但从某一刻开始,我知道往后这样做是徒劳了。最可怕的是人会习惯成性,直至今日,这样的思考是我每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只是每次都会得到相同的答案。织田作会去哪里,会在哪里遇到织田作。别想啦,他哪里都不会去,他正躺在土层下面睡大觉呢。


眼睛一闭上,就不会再睁开了。


我逼着自己坐下,摊开纸,拿出笔,煎熬地写出一行字,心烦意乱。然后把纸揉皱,笔狠甩在桌子上。那声音不像器物落地,像是我耳边响起的枪声,像是把你从世界上磨灭的声音。人死了之后,灵魂如果还带有生前的记忆,我希望这枪子打在你的心上,恰好打掉太宰治所存在的那一部分。灵魂带着高兴的记忆,越是想回来,越是回不来。那么让我自作多情一下,把自己当成那一部分让你欣慰的记忆。然后忘了太宰治,别再想起来。
我总是患得患失,可总是越怕什么,越来什么。越是怕有一天没了你,这一天越是来的匆匆。活着的永远比死了的要可怕不知多少倍。若是活着,你可能担心自己会死,朋友会死,亲近的人会死。但人一旦死了就是死了,总不能想着再回过来吧。我也曾想着,“不要走”这种话要晚点再说,要在合适的场合用合适的表情和语气说出来。只是没想到这话就算说出来,也没有意义。伸出的手抓不住你,口中的话留不住你,织田作是势必要走了。


太宰治没输过什么事,唯独输掉了织田作。


我现在在海边的墓园里,想要祝你生日快乐。想要笑着祝你生日快乐,只是我发现嘴角无法牵动,哭不出,更笑不出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
生日快乐。织田作。
咖喱…给你带来了哦…。




#复健失败,文不像文,自戏也不像戏,思维混乱#

评论

热度(4)